Mintjoy

운른
핓클🍑☁️

大辉:啊哥你别再晃了我要看剧啊~
成云哥快帮我一下
☁:圣佑快停下(坚定)
圣佑:(停住)
☁:可以了吧?
大辉:啊……谢谢哥(圣佑哥好听成云哥的话啊…)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逆时的声音:

🐴了学习💪


63号幼稚园:



西柚珉战士-:







学习了 我加油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邕云

🚫上升
我是来搞笑的🌚

邕:哥和我交往吧
云:我凭什么要跟你交往?
邕:结婚的话好像有点太快了(害羞状)
云:(气到说不出话)

[丹云] 1班的小可爱

OOC
🚫上升



 “脑子没问题吧?” 

“你说姜丹尼尔他喜欢我?”



深度怀疑金在奂此时肯定还没睡醒就睁眼说瞎话的河成云摇了摇头。河成云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又在胡扯些什么东西,但是自己压根和姜丹尼尔没有过交集,甚至都没说过一句话,最多只是知道7班有个叫姜丹尼尔的。可是按照在奂来讲,姜丹尼尔喜欢河成云这个传闻已经传开了。在作为男高的这里,A喜欢B的这种传闻还是第一次,并且传闻的主人公居然还是只知道学习性格超级难接近的学生会长河成云和学校校长都举手投降的小混混姜丹尼尔。


 “可是据说开始传出来的人是...” 


“...” 


“姜丹尼尔他自己.” 


卧槽?!你说什么? 


虽然河成云平时不太会爆粗, 但他听完这句话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金在奂第一次见到他爆粗也被吓到:“淡……淡定。”


然而河成云内心开始抓狂了,他烦躁的不停转着手中的圆珠笔。


 “那混蛋现在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我看你还是先淡定一下怎么样……?”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能淡定下来吗?!” 成云突然的大吼让在奂不禁抖了下肩膀。


可怜的在奂只是告诉看成云似乎还不知情,好心来告诉他最近成为了全校热议的焦点,没想到反而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在奂挠了挠后脑勺,懵懵地说:“他是7班的,估计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教室里吧...”


河成云立刻合上了书本,起身离开座位朝7班跑去了。在走廊里的男生们一个个地看到成云都不禁窃窃私语。 这让成云真是有种走了霉运想打人的冲动。可是比起这些,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就是找到当事人姜丹尼尔去说个清楚。

 河成云“啪”的一声打开了7班教室的后门,这么大的响声自然吸引了7班班里的注意,教室里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朝后门望去。成云扫视了一圈7班教室,然而四处都看了一遍发现并没有那个“罪魁祸首”的身影。


 【看来还没到学校啊...这都几点了,呵呵来得还真是晚。】成云不屑地想。 


这时成云突然被人从身后推了一下。本来就心情极差的成云心想这是哪个撞枪口上的家伙进来的时候不会说话啊没长嘴吗还推我..他皱着眉朝推他的人看过去,发现正是他要找的“罪魁祸首”。


 “喂 姜丹尼尔.” 河成云看着眼前这让他一大早就心气不顺的家伙,烦躁地开口问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然而丹尼尔只是坏笑了一下,说: “没想到你都直接来找我了.”

 “... 混蛋你说什么?”

 “你好啊1班小可爱.” 


河成云此时就一副在看智障的表情,然而丹尼尔仍然是一幅笑嘻嘻的样子看着成云。

 “听说那传闻是你自己说出去的?” 

“嗯”

 “你吃错药了啊?” 

我才没有呢。这么说着丹尼尔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推向成云问他要手机号码。河成云对于面前的这种情况很是无法理解。我凭什么给你手机号码?


 “因为我要追你啊.”

 “我看你病的不轻啊.” 

“嘛,不想给也没关系,反正我有小可爱你的手机号码。” 


河成云瞬间呆滞了:【什么?这家伙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的?!】可是丹尼尔坏笑了一下,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翻到河成云的号码拨了出去,通了之后就挂断了。


 “喏,这是我的号码,记得存。” 


等河成云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俩已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周围几十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们这场“闹剧”。碰巧,这时上课铃响了,大家就自然回到教室去了。 河成云走之前,威胁般地朝丹尼尔说: “你敢联系我你就死定了!” 他说着离开了7班教室。


丹尼尔也不知道有什么那么开心的,在后面喊着:“小可爱!等下我去找你!你别乱跑在教室里等我啊!”


不是..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小可爱啊!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好好学习,度过校园生活啊!我怎么会被你这种怪咖纠缠上。成云心里崩溃地想到。 回到班上,成云拿出教科书还有笔袋开始听课。可是中途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丹尼尔而无法集中听课。手中的自动铅点着课本乱画着,更别说做笔记了。由于坐在最前排,成云分神的样子一下子就被老师抓到,因此不幸又被老师念叨了好久。


 【哈...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成云断念地想。 


一下课在奂就凑了过来,似乎是好奇了一整节课了的样子。


 “姜丹尼尔怎么说?” 

“说要追我.”

 “我去!真的啊?天!” 哎呀我得快点告诉邕圣佑才行! 金在奂完全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可是似乎邕圣佑也早就知道了,两人甚至开始互相共享“消息”。因为吵吵闹闹的两个人,河成云心里更烦了,“要吵出去吵!我要复习了!”说着还用力推了推话不停的两人。

“hing…会长你太过分了。”没掌握到事态严重性的金在奂还在和邕圣佑一唱一和,“诶?就这些了吗?他没说别的了吗?”


河成云恨不得去买一个耳塞堵住自己的耳朵把这吵吵闹闹的两个货隔离开来。


 “小可爱!” 多亏了凸显着存在感朝我走来的丹尼尔,河成云想安安静静度过校园生活的愿望早就变得支离破碎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感觉不到大家注视着他的眼神,就那么手插在口袋里朝云走来了。慢慢来回扫视了一番面前的丹尼尔,简直就是小混混的范本那本身——浅栗色的头发,校服衬衫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就单单穿了一件黑色T,还有刚好和他长度的裤子再加上华丽的耳钉. 甚至跑到班上来一口一个小可爱,还用力按住同桌金在奂的肩膀:“同学。我可以坐这儿一会儿吗?”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请求还是威胁了。

在奂抓住丹尼尔渐渐用力的手连忙说:“额?当然?当然…你坐吧!”

河成云无语的看着这情况,朝丹尼尔看去:“你小子现在到底想干嘛?” 

“因为我想坐在小可爱你旁边嘛.”

 “真TM会搞事.” 

“说话这么粗鲁也好可爱.” 这家伙一下子就坐在了成云旁边,撑着脑袋侧着身盯着他的脸看,成云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看的。他觉得现在这个情况简直是最让他抓狂的时刻了,索性他就把脸埋在课本里,一心催眠自己背书吧背书。

可是丹尼尔似乎被无视了也不以为然,还是不顾对方有没有反应,一直叫着“小可爱啊你怎么长这么小”“小可爱我跟你说…” 

“啊你能不能安静点!” 

“怎么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别在旁边说点有的没的,走开点行不行.”

 “得快点把你追到.把你藏起来才行,你这么可爱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就这样那家伙每节课间都为了“追”河成云而来到成云教室。成云也不知道究竟他是真的想追自己还是觉得每次烦自己的反应在他看来很有趣了所以想捉弄自己。不过一开始一两次真的觉得很烦人,可是现在成云反而觉得不来的话,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就这样丹尼尔刚好来了一周的时候,成云说: “喂 丹尼尔”

 “嗯, 小可爱. 你终于愿意跟我讲话了?” 丹尼尔在一旁还自言自语地嗨了起来:果然坚持不懈你总会给我回应的嘻嘻…… 

“我不是gay.” 

“我也不是.”

 “你说什么?” 你不是的话那天下还有gay吗?成云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丹尼尔,然而他第一次看到丹尼尔如此严肃的样子。

“小可爱,”丹尼尔开口低声说: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别再叫我小可爱了. 我是男生啊,如果被这样叫还会开心的话不就是gay吗?”

 “我不是因为你是男生才喜欢你的.” 

“那是什么?” 

“我只是单纯喜欢上了你只是碰巧你是男生而已.” 


河成云觉得再怎么说下去也跟这家伙讲不通了,他放弃的摇了摇手:“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快点滚回班上去吧!”见成云似乎不相信自己,丹尼尔的表情就像被主人丢弃的大狗狗一样喊到:“我说的是真的!小可爱!我在女生中可是很有人气的!!”一直到出了教室,丹尼尔还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静下来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和丹尼尔传出绯闻之前在成云印象中丹尼尔就是老师们都放弃的小混混,学校也爱来不来,女友几乎一周换一个,总之每次看到身边都是不同的女孩子。那种家伙最近却一到下课就到我们班来找我难不成他真的喜欢我…甚至产生了这样想法的成云胡乱的揉了揉头发:阿西~我也不知道了。 


*  *  *  * 


“会长. 你听说了吗?” 

“什么?” 

“今天说是隔壁女高的白智妍要来跟姜丹尼尔告白诶?” 

“跟丹尼尔?” 

做着数学题目做到一半的成云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向在奂。成云也奇怪怎么这家伙每次都能听到这种消息还跑来告诉自己,而且每次都让自己心烦。

“他怎么样跟我没关系,你跟我说什么。”说完成云继续低头解着烦人的数学题目。

 “好羡慕啊... 居然能被白智妍告白.”

 “...白智妍好看吗?” 

“当然! 她超级有名的。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还以为是明星。” 在奂说着突然起身吵着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邕圣佑去,就这样离开了。


耳根终于能清静一会儿了,成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抱着一丝希望似的,按亮了画面。可是果然那家伙并没有联系自己,就这样成云焦躁地按亮又关掉反反复复了数十次。犹豫了半天,成云还是打开了kakao界面给姜丹尼尔发了条信息。 

- 丹尼尔 

[嗯 怎么了 小可爱?] 

- 你 .... 


没想到丹尼尔回的这么快,成云突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这该怎么问啊?看着丹尼尔发来的kakao旁边的数字1已经不见好久了,可是成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不管了豁出去了,怕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嘛。

这么想着的成云迅速在键盘上移动着手指:听说你被白智妍告白了?

 [嗯. 可是突然问这个干嘛?] 


看到丹尼尔回复的瞬间河成云感觉自己的火气噌噌往上冒。干嘛?干嘛?!居然还问我干嘛?!
原本以为自己这么问他他就会主动解释给自己听,可是照这么看来丹尼尔完全不在意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他生气地就无视掉了这条信息。


 “哈…真让人火大.” 今天他居然连学校都没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成云控制不住地想象了那个叫白智妍还是白智元的跟丹尼尔告白的场景,想象着丹尼尔可能会因为女孩子的告白笑得眼睛都没了,说不定两人站在一起还会说不出来的般配。那说到底他说喜欢我要追我都只是耍我玩的咯?!成云越想越气,直接跑到了7班教室去。可是完全没有看到丹尼尔的身影。

「搞什么啊……他到底跑哪里去了?!」

 “你知道丹尼尔去哪儿了吗?” 

成云问了一直坐在丹尼尔前面的同学,名牌上写着尹智圣。叫做尹智圣的孩子看了一眼成云,突然露出了一种不明的笑容:“怎么?找他有事?” 

“啊, 我那个, 有事找他说...” 

“跟我说就行了,我帮你转告他.” 

“不行! 啊不是,嗯,我得直接跟他说才行。” 成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说话声音在颤抖,


尹智圣可能觉得那样的成云太好玩了忍不住都笑出了声:“那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要不要?”成云点了点头。 “喂!你现在在哪儿呢?”

 - 我现在和智妍在一起

 “现在来不了吗?” 

- 嗯……不太方便过去,怎么啦?


 听着从扬声器里传来的丹尼尔的声音,河成云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什么?智妍?」

河成云直接一把抢过尹智圣手中的手机大声喊到: “你这混蛋!” 之后河成云一把把手机扔给智圣,自己直接跑出了教室。河成云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这感觉真不好受,好像自己被甩了一样。他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现在这复杂的心情,一心想着自己这副凄惨的样子绝不能让别人看到,索性就直接跑去了屋顶。 到了屋顶成云直接一下子坐下来泪水就像打开了阀门一样流个不停。成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可伤心的,他就那么缩成一团放声哭了起来。


混蛋丹尼尔!要交女朋友的话就不要来招惹我啊!也别叫我小可爱啊!


越想越伤心的成云,直接就大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可能是哭的太久了,感觉嗓子也好痛,眼睛也红肿到不行。这时他突然听到有人打开了门朝自己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小可爱你在这里干嘛呢.” 

“...你管我.” 


河成云费力地睁开肿到不行的眼睛抬头看到了似乎因为跑来而一身汗的丹尼尔。成云突然意识到自己哭肿的眼睛还有浮肿的脸颊,立刻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你走开...” 


“你哭的样子也好好看.”


 “一点也不好看所以你快给我走开.” 


“你不知道你真的很好看所以别遮着了,成云啊.” 

这是这家伙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成云由于震惊而放下了遮住脸的双手偷偷瞟了一眼面前的丹尼尔。

而此时丹尼尔弯下了腰轻轻抚上成云哭肿的眼睛,心疼地说:傻瓜干嘛一个人哭啊,你哭的话我有多心疼你知道吗。


说着把小小的人紧紧抱进怀里,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慰着怀里的泪人。


 “今天那个女生跟我告白了.” 

“...” 

“靠近看发现100个那个女生摆在我面前也比不上我们小可爱好看。” 

“所以你不要自己一个人在那里乱吃飞醋知道了吧?”丹尼尔说着抓着成云的肩膀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成云的脸,“我们小可爱哭的时候嘴唇也会肿诶”说着丹尼尔轻轻贴上了成云的唇。

 “小可爱. 要不要和我交往?” 成云没有回答,而是用力拉了一下丹尼尔的衣领吻了上去。我肯定是被诱惑了,不然,我怎么会觉得这傻子一样的家伙看上去这么帅气呢。 



*  *  *  *


 “我是这次被选为学生会长的河成云。.” 


我本来没想去学校的,因为前一天晚上和前辈们去喝酒一大早起来真的超级难受。可是翻遍了家里都没发现能做解酒汤的材料,索性就决定去学校吃学校食堂。另外做点什么吃实在是太麻烦了,就出发去学校了。 然而那天刚好是竞选学生会长的日子,投票流程什么的真是太麻烦了,简单跟着逛了一圈后就留在了教室里。戴上了耳机决定好好休息一下来缓解前一晚的宿醉,然而没多久,周围就引起了一阵骚动。不耐烦的睁眼一看,教室tv里正播出着新当选的学生会长。雪白的皮肤,红红的嘴唇,吸引了丹尼尔的视线。


我拍了拍旁边呼呼大睡的尹智圣:哎,他是谁啊? 

“额嗯.. 他... 不是河成云吗...” 尹智圣用一副似梦非梦的样子告诉着他的名字。


原来小可爱的名字叫河成云,名字也像他的人一样漂亮啊。因此我做了个决定,我要把那可爱的学生会长变成我的人。



 “喂, 我觉得我看来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啥?”

 “帮我制造点传闻吧.”



 -fin-


邕云
OOC
🚫上升
🙄all云就是我了



邕圣佑每次看到河成云白皙的脖子都感觉快要疯了,但他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对成云哥有这样的想法的,在邕圣佑眼里,成云哥就是小小的,很可爱的一个哥哥,仅此而已。河成云有“裸露癖”,身为成员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邕圣佑也并没有太过在意,然而这一切的契机是成云的感冒。

由于其他成员这一天都有各自的行程,“照顾病患”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了没有行程的邕圣佑身上。

监督成云哥吃了药,就让他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最近没有停歇的活动,终究还是让他累到倒下了。

睡着的河成云也由于难受而时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邕圣佑靠近河成云观察着成云的情况,成云由于发烧原本白皙的脸不停地流着汗,口中还时不时地发出难受的呻吟声。

宿舍里除了他俩空无一人,因为成云感冒发烧,邕圣佑连空调也没有开。从露出被子的地方可以隐约看到成云白皙的脖子,由于是oversize的衬衫,还能稍微看到肩膀部位。邕圣佑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连忙给成云盖好了被子,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房间。他感觉如果自己再继续呆下去,因为夏天的燥热和那不知名的奇怪感觉,都会让自己做出些不可挽回的事。
然而在那之后,成云白皙的肌肤和泛红的诱人脸颊总是在邕圣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使邕圣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但自己的眼神还是控制不住地朝河成云望去。
有一次邕圣佑的大拇指不经意间扫到了成云的后颈,突然的细微触碰惊吓到了成云,因为成云的反应圣佑更是吓了一跳。周围的人因为两人一惊一乍的过激反应,都投来了奇怪的目光。邕圣佑自己也感觉很无语,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成员间碰到有什么好那么意外的……我真的是疯了吧……这么想着,邕圣佑起身离开了。其他成员也只是觉得圣佑可能最近太累了状态不好吧也没有想太多。
但河成云并没有想得如此简单,回想这阵子圣佑对自己不自然的行动,他还是决定去跟他聊一聊解开这个问题。这么想着,成云就追上离开的圣佑,一起离开了。

-圣佑啊,你最近怎么了?
-没怎么啊……
-没怎么可是你最近怎么这么奇怪?!
-…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
-喂,邕圣佑!
-a~xi我真是要疯了
-你说什么?
-没错我最近好像是很奇怪所以说
-干嘛
-哥我可以吻你吗?

成云“你没疯吧”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邕圣佑双手捧着他的脸颊,用力吻了上去。圣佑的力气太大,成云后退了一步条件反射地想要逃开却贴在了背后的墙上,再也没有可退之路,成云只好用拳头敲打着圣佑想推开他。然而邕圣佑怎么会这么擅长接吻,就在成云神游的时候圣佑松开了他,随着雪白的脖子一路吻了下去,到了他的锁骨处一下子咬了上去。

-啊…好疼!
-抱歉…很痛吗?

被咬痛的成云用委屈的眼神望着邕圣佑:“不然我咬你看看会不会痛!”糯糯的声音小狗狗的眼神戳中了邕圣佑的萌点。
“哥,你真的是……太可爱了!”邕圣佑把河成云紧紧搂在怀里,说道。
河成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只露出来的耳朵已经快红到滴血了。
“你…你不要乱说!我才不可爱!”邕圣佑听到从胸前传来闷闷的声音。

“哥,”邕圣佑揉了揉成云柔软的头发“我喜欢你。”
胸前的小云朵没有回答,抓着圣佑的手攥得更紧了。

“嗯…”河成云终于抬起了头,望了一眼笑得甜甜的圣佑,“那你不准再看别人了,只能看着我,知道吗?”随后又小声嘀咕着“敢劈腿你就死定了……”

圣佑笑着轻轻啄了一下成云的唇:“我保证绝对不会看别人一眼。”

随后,他伸出手牵住了成云:“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我的小云朵。”

丹云 小段子


idol丹Xcody云


丹尼尔结束了彩排舞台下来补妆。看着眼前小小一只,他一手就能圈进怀里的“小珍成”cody,丹尼尔不禁笑弯了眼角。


cody叫河成云,比他大两岁。然而由于河成云平时就很注意时尚,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关系,日常里也很注重穿着打扮,作为丹尼尔的随身cody,他在丹尼尔的饭圈里也以丹尼尔的“小不点”cody而“闻名”。


“喂!丹尼尔我不是说过不要总是咬嘴唇,这样唇彩很容易掉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河成云像只炸毛的小猫,皱着眉头,嘴唇也自然地嘟了起来,向丹尼尔抱怨着。


然而在丹尼尔眼里只觉得成云哥太可爱了,“呵呵”傻笑了一下,像只萨摩耶一样,露出狗狗笑容对成云哥说:“那哥再给我涂一次不就好了嘛~”


像是拿这只大狗狗萨摩耶没办法一样,成云拿出了唇彩重新给丹尼尔涂了一次。


上完后,成云轻轻拍了一下丹尼尔的脸颊,用严肃的语气对丹尼尔说:“你再敢咬掉试试?!”


可是丹尼尔反而从成云手中夺过唇彩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番,嘟囔着:“这个持久性很好吗?”


“嗯?这个还不错啊~怎么突然问这个?”成云有些意外丹尼尔会问持久性的问题。


丹尼尔把视线从唇彩上移开,望向成云,用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因为要跟哥你接吻啊!万一接吻的时候,唇彩又掉了,你不又要生气了~?”




李大辉的观察日记-丹云

🚫上升



李大辉最近觉得丹尼尔哥和成云哥很不对劲,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感觉又说不上来。

其实在Produce的时候大辉就稍微察觉到了两人间的不寻常,但当时自己觉得两个人可能很合得来吧,也就没想太多。

可是上次Vapp直播的时候,虽然丹尼尔哥一直都觉得成云哥可爱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当时表现得也太过了吧……大辉忍不住这么想着。而且大辉还发现两个人在行程里经常黏在一起,这使得大辉不禁开始观察起了两个人。

以前大辉在车上总是和其他成员各种聊天,没太注意到,然而如此静下来观察发现:我的天,这两个哥是在过二人世界吗?!o_O

成云靠在丹尼尔的肩上,似乎因为疲惫快撑不住要合上眼睡着了。再看看丹尼尔哥,嘴角上扬,一脸宠溺地看着成云哥,大辉毫不夸张的说,丹尼尔哥的眼神宠溺得让他又吃了一嘴的狗粮。

「我天……两人在拍偶像剧吗?!」
而丹尼尔似乎是发现了大辉的视线,但为了不吵醒成云,只是朝大辉做着“怎么,干嘛”的口型。大辉这才收回了视线……
“感觉两个人真的有点奇怪……”大辉自言自语道。
“嗯?你说什么奇怪?”坐在旁边的珍映听到大辉似乎嘟嘟囔囔的在说着什么,随口问道。

“啊,没什么。”

然而在KTR上发现两人闪瞎眼的举动,李大辉不禁内心有股想吐槽的冲动:搞什么!这两个哥在谈恋爱吗?!
丹云两人又是搭肩又是对视的,还动不动笑那么甜。丹尼尔哥更是过分,全程他的手基本上就没怎么离开过成云哥的肩膀,一直把他圈在怀里。

大辉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做电台节目还是在公开谈恋爱了。

成云可能是发觉了大辉在看这边,小声对丹尼尔说:“喂,大辉好像一直在看着我们啊……”
丹尼尔听了这话后抬头朝大辉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大辉确实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他们。

然而在那之后大辉的观察也在持续着。只要丹云两人黏在一起,大辉就忍不住嫌弃:“哎,这两个哥又……啧啧”

但大辉由于没有亲耳听到他们的证实,又觉得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李大辉决定去稍微探测下。

碰巧这天丹尼尔哥和大辉一起去了超市。
“啊,大辉,那个也拿一个。”
大辉看往他指的方向一看,奇怪地问:“哥,你不是不喜欢咖啡味的嘛?”
“额……总之你放进来就是啦,问那么多干嘛。”
“嗯?”大辉看着丹尼尔想糊弄过去的样子,随口问了句:“啊,难道成云哥他喜欢咖啡味?”

看丹尼尔哥一脸被发现又无法反驳的神情,大辉愈发想要调侃他:“wow!哥你连成云哥喜欢什么口味都那么清楚啊!”

丹尼尔:……

大辉:你们的友情太令我感动了QAQ

丹尼尔此刻只想闭上眼睛,无视大辉。

「嗯,我看不见大辉……看不见大辉……」


某天大辉实在是忍不住想找个人讨论,他不相信是自己想太多,于是对坐在旁边打游戏的冠霖问到:“冠霖啊,你觉不觉得……丹尼尔哥和成云哥之间有点怪怪的?”
“诶?有吗?”冠霖的视线丝毫没有从屏幕上移开,“我感觉两人就是Friend而已啊……”

大辉并不认输:“不,我是说你没觉得两人每天简直就是一直黏在一起,而且两人的眼神简直……我都无法描述了……”

打完一轮游戏的冠霖抬起头一头雾水地看着大辉:“啊?我感觉就跟朋友一样啊……”

大辉歪头:“是吗……”







“丹尼尔哥我跟大辉说了哥你和成云哥就像friend 一样,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冠霖在大辉不在的时候,立马跟丹尼尔报备了情况。

“做得好,冠霖!”
“哥你记得你说过会给我买冰激凌的事吧?”


丹尼尔按照约定的给冠霖买了冰激凌,小孩很容易满足,就这么被丹萨摩耶“收买”了,一直做掩护。大辉也因此逐渐不再在意这件事了。

某天晚上,大家都因为一天的行程而疲惫不堪,基本上一回到宿舍都匆忙洗漱后倒头就睡了。大辉晚饭似乎是吃咸了,迫不得已半夜爬起来去客厅打算喝水。而似梦非梦地,他发现洗手间似乎是亮着的。

「谁用完忘记关灯了啊……」困到不行的大辉心里不住抱怨着。

然而一打开门决定关灯的大辉,一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吓醒了:丹尼尔哥这时正搂住成云哥的腰,吻住了成云哥的唇,由于摩擦发出了啧啧的声音,成云哥被吻得忍不住闷哼出声……

李大辉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在做梦,不由得掐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嗷呜,好痛……

而丹云二人似乎被开门声影响到而停了下来,发现大辉现在像石化了一样呆在门口:“her!大发……”

成云急忙想解释:“额……不是这样的……嗯……”然而发现无法找到什么合适的辩解,“额……抱歉”

说完成云瞪了一眼旁边的丹尼尔,咬着牙压低声音说:“所以我都说了别这样了啊!都被发现了!”而丹尼尔反倒是一脸无辜:“都怪哥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嘛~”

大辉一脸无语,准备回去睡觉。“大辉啊!”成云不安地叫住了他,“你……不会说出去的吧……”
“嗯嗯,不会的。那我回去睡了,哥晚安。”


大辉虽然嘴上说不会说出去,但那之后似乎陷入了逗丹云两个哥哥的乐趣。

“我们大辉吃这个吧?”丹尼尔把零食递给大辉。
“哎,哥你还是留着给成云哥吃吧。”大辉坏笑着说道。
“诶?什么什么?为什么给成云哥?两人怎么了吗?”旁边的邕圣佑还有黄旼泫唯恐天下不乱一样咋咋呼呼地问着。


然而这并没结束,对于大辉来说,逗逗丹尼尔哥和成云哥已经成为了他的娱乐生活之一。

“诶?丹尼尔哥和成云哥去哪里啊?我也想一起去!”没眼力价的珍映下一秒就要跟上去。

大辉赶忙拉住了珍映:“哥,你就别管他们了。”

小狼一脸疑惑地看着大辉,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看不下去的丹尼尔,朝狼辉二人喊到:“喂!没关系都一起来吧!反正Wannaone一直都是一起的。”丹尼尔咬着牙说道。莫名其妙硬是把团魂给拉出来的丹尼尔也是万分无奈。

丹云二人虽然拿大辉偶尔的调侃没办法,然而反观大辉,也没好到哪里去。只要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丹尼尔和成云简直就是放宽了心,秀恩爱。

“哥,你吃吃看这个~是不是超好吃……”丹尼尔说着喂成云吃着。
“嗯!真的诶!”说着成云也随手拿了一块喂丹尼尔。两个人简直吃个零食还要互相喂,丹尼尔还笑着帮他的小珍成擦擦嘴。

不知道的还以为丹云在拍我结,大辉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快被闪瞎的心情了。

这天大辉碰巧看到丹尼尔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傻笑,好奇他在看什么的大辉看了眼屏幕,发现是无挑,便决定坐下来一起看。

“啊~~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丹尼尔看到小珍成出现时,完全就是个狂热小粉丝的模样。
“哥,你就这么激动吗?”李大辉再次出现了关闭智障儿童的表情,早就无力吐槽了。

“这当然的好吗!哇!要死了成云哥开始跳舞了!嗷呜,好可爱嘤~”

……

总之李大辉摸清了事实的真相,每天都在非本意的情况下吃狗粮,也让他变得习以为常。


-fin-

LOVE IS AMAZING…

P.S.看mv借鉴的素材 文笔很差 逻辑混乱 乱写写只是为了开心 

🚫上升真人








[你曾经是我的星光 但你离开后我明白 即使星光变得黯淡了 我也要一个人走下去…]



河成云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只知道自己要一直往前走,不能停下…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束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好奇地想走上前去探个究竟,然而那束光也在他靠近的同时,一同移动着,并愈来愈远...


河成云不想放弃,因此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去,跑着跑着,在光芒中似乎出现了一个黑影,他揉了揉眼睛,发现丹尼尔正站在不远处,像往常一样温柔地笑着。


“丹尼尔…”河成云小声重复着这个名字,想要追上去抓住他,可是在河成云感觉自己近在咫尺时,他却怎么都触碰不到.河成云大声喊着丹尼尔的名字,拼命想要抓住他,然而对面的人只是微笑着,什么反应都没有..


“丹尼尔!”河成云喊着他的名字从梦中惊醒。看着四周冷冷的墙壁,黑暗的屋子,河成云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梦到了他。苦笑了一下,用双手环抱住膝盖,慢慢把头埋了下去,[我真的受够了…]






某个炎炎夏日,丹尼尔正靠在路边听音乐,耳机中流出的缓缓旋律,和这个让人有些心烦的闷热日子有些格格不入。他摘下了耳机,抬头望了望这过分晴朗的天空,甚至让他觉得天空蓝得让自己有些讨厌。


“喂!小子你想死吗!”

突然出现的喧闹,引起了丹尼尔的注意。他抬眼一看,看到一个穿着围裙的大叔正骂骂咧咧地追赶一个小男生。而男孩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微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逃亡”着。


丹尼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被这个男生抓了起来,莫名其妙地被带着一起跑了起来。


“哇~~~要被追上来了!”男孩还是带着小孩子的笑容,拼命想要逃离热狗店老板的“魔爪”。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热狗店主大叔似乎终于放弃了,两个人撑着旁边的墙,气喘吁吁的样子。


丹尼尔这才看清男生的样子,小小的个子,柔软的栗色头发,小狗狗一样的眼睛,小巧的鼻子,还有果冻唇,着实地让丹尼尔觉得可爱。


丹尼尔发现男孩的视线一直在盯着自己的绿宝石戒指,而且男孩的脖子上也带着蓝色宝石的吊坠。他对男孩的行动有些不解,可是在自己还在犹豫的时候,男孩突然仰起头说:“我叫河成云!你呢?”


“姜丹尼尔。”丹尼尔愣愣地回答。


“姜丹尼尔…我叫你丹尼尔好吗?”说着,河成云笑弯了眼睛。


“哦..嗯。”丹尼尔觉得眼前的这个男生的行为,虽然有些令自己感觉怪异,可是自己似乎抵挡不住他的可爱。

“滴--”成云看了眼传呼机上的信息:  Arp78-miss me   看到了显示器上的文字,河成云不由得攥紧了传呼机...


“我们去约会吧!”过了一会儿,河成云突然提议道。


“啊?约会?”丹尼尔看着河成云亮晶晶的眼神,又一次被吸引。丹尼尔觉得河成云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就像黑洞一般,让自己无法抗拒。


但嘴上说是约会,其实也只是漫无目的地乱逛而已,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河成云。


河成云似乎不会感到疲倦一样,一直缠着丹尼尔带自己去不同的地方玩。


“我听说游乐园会有好多好多有趣的东西,带我去好不好 !”这会儿,河成云又一时兴起,说要去游乐园。



丹尼尔看着身边的河成云,头上戴着刚才撒着娇求自己买的兔子头饰,并且自己虽然一向很嫌弃这样的可爱头饰,却也被逼无奈戴上了猫的头饰。


“嘻嘻~”正舔着冰激凌的小家伙,可能是感受到了丹尼尔的视线,仰起头对上了丹尼尔的眼睛,再一次露出了纯真的笑容。




鬼使神差地,丹尼尔缓缓靠近河成云,轻轻吻上了他的嘴角,很快又离开,这让河成云愣住了。丹尼尔没让他能多做什么思考,只是轻声在他耳边说:“讨厌的话你就推开我。”


之后丹尼尔再次咬上了河成云的唇,随即吮吸着,甚至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纠缠着。河成云被吻得浑身酥软,没了力气,还时不时发出羞人的嘤咛呻吟。手中的冰激凌早就掉在了地上,但谁也没有余力去在意。


丹尼尔似乎终于肯放过他了,松开了成云,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的样子,觉得太过可爱,忍不住又啄了一下。随即,他低声喃喃道的:“和我在一起吧。”


河成云的脸早就羞红了一片,耳朵甚至红到快要滴血的境地。还没完全从刚才的吻中缓过来一般,他用湿润的眼睛偷偷瞄了几眼丹尼尔。


河成云把头埋进丹尼尔的胸口,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似的,然而红透了的耳朵早就出卖了他。


“嗯…”感觉到成云闷闷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让丹尼尔不禁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两人就自然而然地住在了一起,每天都腻在一起,似乎这幸福的日子永远都不会离开一样,爱得无忧无虑。


每到下午夕阳西落的时候,两人就会一起去海边的人行道上玩滑板;在家里时,成云每每在丹尼尔专心写词时,总会调皮地玩心大起,趴倒在他身上,或是讲靠垫扔向丹尼尔,想以此引起他的注意。


而这时,丹尼尔总会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伸出手抓住河成云,把他圈在怀里,轻轻揉着他柔软的发丝,宠溺的表情一览无遗。


被圈在怀里的河成云并不会安分下来,看着丹尼尔的视线又转回到手中的写词工作时,他就会像只不听话的猫,抓起圈住自己的那只手用一副狰狞的面孔假装很凶的样子轻轻咬下去。


看着自家小朋友这么幼稚可爱的反应,丹尼尔被逗笑了,像是彻底投降了一般,放下了手中的笔,抱起了河成云,轻轻吻了吻他的后颈:“好啦~乖,那我们晚饭之后就去海边玩。”


“真的?”河成云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立马挣脱了丹尼尔的怀抱,“哒哒哒”地跑去换衣服了。




到了海边,河成云兴奋地不停奔跑着。恰逢涨潮,海浪朝着岸边打来,打湿了河成云的裤脚。但他毫不介意,还跑去拉着丹尼尔,时不时地还故意朝丹尼尔泼水。


玩尽兴了,河成云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背有一丝疼痛,才发现居然出血了。可能是刚才踩到了沙子里被尖锐物体划伤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丹尼尔心疼地让他坐在台阶上,幸亏自己有随身携带一些急救物品的习惯,轻轻的用水冲洗过之后,上了药,贴上了邦迪。


“唔…”河成云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感觉丹尼尔也说得没错,确实是自己不够小心,眉间皱了起来,腮帮子也撑得鼓鼓地,一副有口难辨的样子。


“好啦~那我们回家吧~”丹尼尔揉了揉河成云的头发,牵起他的手缓缓地往家走去。







河成云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走到了丹尼尔的墓碑前。之前的回忆一个一个地不断涌出…他盯着面前的花环,握紧了自己胸前的绿宝石项链。突然,他犹如作出了一个决定,跑回了家。


回到家中,他把所有有关于丹尼尔的物品都整理地彻彻底底,装在了一个盒子中。


随后他又抱着盒子回到了墓碑前。他把盒子放下,插着绿色和蓝色的荧光棒,就像在暗示着他们的戒指和项链... 盒子中还装满了照片。河成云重温了所有和丹尼尔去过的地方,一起做过的回忆,并用照片留了下来。


“丹尼尔,”河成云声音有些哽咽,但他竭力在阻止自己流出眼泪,“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因为我爱你。但是我即使是为了你,我也不能再这样停滞不前了,我必须继续走下去了…”




“如果有来世,希望我们能够再次相遇…”河成云笑着说道。



-fin-


丹x云

随便写写 没什么文笔 写了写节目里的梗而已  勿上升!❤️





快放学时,姜义建感觉到自己裤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悄悄拿出来瞄了一眼,原来是自己的“小珍成”成云哥发来的。

[姜义建!你放学后没事吧?]

抬头看了一眼老师,发现老师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意思,姜义建就在桌子下面回复道:[嗯。怎么了啊?我们小不点~]


果然,没过多久就收到了河成云的回复:[我才不是什么小不点!我是哥啊!算了,不说这个,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店!陪我去吃好不好!❤️]


看着成云哥的回复,丹尼尔不自觉嘴角上扬,这哥怎么发个信息都这么可爱!

他一边笑着,一边回复着:[好。那下课后我去哥班门口等你。]

之后姜义建就收起了手机,脸上挂着收不住的笑容。



终于熬到了放学,河成云正理着课本,突然发现教室门口突然熙熙攘攘的,夹杂着女生们的尖叫。


“哥,你怎么理得这么慢!”姜萨摩耶像是等不及了一样,直接就走进了河成云他们班的教室里。

“老师刚才拖堂了嘛..我也不想的啊~”河成云嘟起了嘴唇,嘴里念念叨叨抱怨着刚才数学老师是多么多么的啰嗦。

“好啦~知道啦~”姜义建轻轻揉了揉眼前小小的成云哥的脑袋,[啊..哥好可爱!好想抱在怀里...]


成云把自己的课本一股脑儿地全部塞进了书包里,拉上拉链,扭头对他说道:“走吧。”

有点糯糯的声音,还有看上去有点委屈的小眼神,又一次地戳中了姜义建的萌点。


“哇,果然跟节目里说的一样,超级好吃的!”腮帮子鼓鼓的河成云,就像一只松鼠一样。

“嗯,的确味道很棒呢!”姜义建回答道,“哥,你吃慢点啦!没人会跟你抢的。”说着,还帮河成云擦了擦嘴角。

河成云似乎还沉浸在这美食之中无法自拔,“我们下次一定要再来吃!...”

一边吃还一边絮絮叨叨地喊着各种好吃的河成云,就像个小孩子似的。

姜义建像是拿他没办法一样,笑弯了眼睛:“我们小不点喜欢的话,我可以和你来一辈子。”


河成云呆楞了一下,瞬间脸变得红到滴血。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姜义建又撩到了,他小声碎碎念道:“我才不是什么小不点..明明是你长得太大只...”



“嗷~好饱...真的超好吃欸!对吧,丹尼尔。”出了店之后,似乎还在回味一样,河成云还舔了舔嘴唇。

“是啊。啊!哥你等一下!”姜义建突然蹲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帮河成云系起了鞋带,“哥,你鞋带都散开来了,真是的。”

而本想自己伸手去系的河成云,万万没想到姜义建会抢先一步帮自己系鞋带,盯着眼前的发旋,河成云有些不知所措:“那个..我可以自己来的...”


姜义建系完后,站起身来,揉了揉河成云的头发,笑着说:“小小的又珍贵的成云哥。”

“喂!”一直对自己长得不高这件事很敏感的河成云,被他这句话激怒了,“我可是哥!”

“可是你就是我的小不点嘛~”姜义建一个用力把河成云圈在怀里,低头直直的盯着河成云,“哥,我好喜欢你。”

被这么直白的话弄得又满脸通红的河成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轻轻啄了一下河成云的唇:“哥,你太可爱了。好想把你藏起来啊~那样哥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行了,姜义建,你不是要去看电影吗!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河成云想转移话题来阻止这个满嘴甜言蜜语的家伙。这家伙说这样的话都不会害羞的吗!

“好啦~我们走吧。”姜义建牵起了河成云的手,朝电影院走去。